五加皮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透露李氏全息汤组方与加减法全息用药 [复制链接]

1#
北京看白癜风哪里医院最权威 http://m.39.net/pf/bdfyy/bdfjc/

“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柴胡12克香附,桂枝,陈皮,牡丹皮,白芍,生甘草,白术,生地,茯苓,杏仁,制首乌,半夏各10克

一方解:

李氏全息汤用药轻灵,符合久病胃气虚弱的这一的配伍特点,同时也符合中焦若衡,非平不治的原则,

桂枝汤调和阴阳,实是立乾坤之位三阴与三阳,宣通阳气于上,使君火以明,相火以位,离阳当空,阴霾乃散,主明则下安,桂枝汤为中医群方之祖,尤为伤寒诸方之魁,历代医家称誉此方为仲景“群方之冠”。

让桂枝汤立于胜算之妙,内安外攘,有者去之,无者安之,桂枝汤者,调和阴阳气血营卫者,乃我身之阴液与阳津是也。内经曰:阴阳者,水火之征兆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上下者,阴阳之天地也。数之千,推之万,万之大不可胜数者,三阴与三阳是也。

此符合阳生阴长,阳主阴从之象,药虽轻漂虚灵,但卡中病机,神当畅,气当顺,血当行,且上焦若羽,非轻不举,因于上者越之,定其血气,各守其乡,最重要的是更符合内经之理,有者求之,无者求之,舒其血脉,令其调达。

二陈运化于中枢之气,以复升降与出入斡旋之气机,全息者,全凭之息而不息是也.且柴芍草者,四逆散之义,三阴极而一阳始发,三阳弱有赖一阳初生,中间起手者更重要的是加强了乾坤卦的根基,这是最重要的,乾坤是归卦,本是先天卦,后天卦让给了坎离卦。

盖中气者,交济水火之枢,升降金木之轴,中气健旺,枢轴轮转,水木升而火金降,寒热易位,精神互根,自然邪去而正复,是强中御外之良规也。

二陈汤既是治疗痰湿的主要方剂,又是调理中焦之圣剂。

中医认为痰之本为湿,湿聚而停留则为水,湿不能气化则为饮,饮似痰而稀,可因气化不利而停滞,湿受气火之灼,可被煎灼变稠而为痰。所以前人说“稀者为饮,稠者为痰,水湿为其本也”。痰本为病理产物,但也可作为第二病因,直接或间接作为机体的某些脏腑组织变生多种病症,故有“百病皆由痰作祟”之说。如痰在肺则咳喘,在胃则呕逆,在头则眩晕,在心则悸怔,在背则冷,在胁则胀,在四肢则肢节沉痛而类似痛风证,临床上尚有高血脂,肥胖,脑栓塞,动静脉血栓,心律不齐,胸闷胸痛,冠心病心梗,湿浊下注之带下经病,痰气瘀互结之梅核气,痰核,瘰疬,骨质增生,息肉,肿瘤,癌症等。正如清.沈芊绿说:“人自出生以至于死皆有痰,而其为物,则流动不测,故其为害,上至巅峰,下至涌泉,随气升降,周身内外皆到,五脏六腑俱有,变怪百端”。可知痰之为病,虽名称各异,其因则一,故皆可用二陈汤化裁治之。《医方集解》曾说:“治痰通用二陈”。二陈为治痰之妙剂,其于上下左右无所不宜。(《古今名医方论》卷1)

先立阳后通阳再用阳,吾辈者,世世代代都赖以生存之阳吗,内经云,阳气者,若天与日,阳气者,柔则养筋,静则养神。此阳被轻轻的拨动而无声息,犹如润物细无声,在上则主明则下安,在下则君火以明,相火以位。

茯苓健脾渗湿,治在脾而助其升。半夏和胃降逆,治在胃而助其降。甘草和中,治在脾胃,助其升降。三味和合而调理后天脾胃,助其气血生化之源,以扶正抑邪。

白芍、丹皮、何首乌,入血分,疏肝升陷,兼以平胆。陈皮、杏仁,入气分,清肺理气,化痰降逆。诸药和合而共奏健脾疏肝、清降肺胃、调和上下之功。

则胃降而善纳,脾升而善磨,肝升而血不郁,肺降而气不滞,心肾因之交泰,诸脏腑紊乱之气机,因而复其升降之常,病可向愈也。

处处无方,处处法,从上到中至下,从气到血,从阴到阳,从里到外等不是在示人以规距,活泼泼的让你去从中填空与补窍。

人有病无非是升降入出,正邪斗争,阴阳盛衰,全方君臣佐使,剂量的变化,主药的应运。正符合医圣心法中的,脏腑相连,其痛必下之至理,且中僦若衡,可是非平不治,治之以平剂,浑身是胆阻碍中枢之机,中枢者,升降出入之势是也,叶天士用药无不是处处在格守着胃气的通顺,脾气的升发,我人者,无不时时刻刻秉承着二阳之气吗?否则真脏脉现也。且中焦若衡,非平不治

此处方正是平中见奇,妙笔生花,临床更是左右逢源。也符合轻可去实之理论。

临症者临阵,不亲自去实践,是没有此心得与体会的。

药虽平淡无奇,然握中央而驭四旁,复升降而交水火,所以用治内伤杂病,切病机而效可观。所以然者,内伤杂病,多系多脏腑功能之失调.脾胃功能失调尤著者。病机为中气不健,肝胆郁滞,肺胃上逆,脾肾下陷,而导致脾胃不和,肝胆不调,上显标之虚热,下显本之湿寒。此方和中调郁,渗脾湿而不伤肝阴,滋肝阴而不助脾湿,降浊阴而去其上壅,升清阳而理其下陷,自可收脾升而肝肾随之亦升,胃降而心肺随之亦降之功。使紊乱之脏腑气机,复其左升右降之常,胃善纳而脾善磨,肝不郁而肺不滞,气血渐旺,诸症自可向愈也。

拨千钧之舟者,一捋之木也。

俱健脾和胃、升清降浊功能,生气血而调阴阳,是为扶正,为御邪之本,与各症各病所加祛邪之味相合,抵达病所,共奏愈各症各病之功。

病机相同或相近,虽病症病名不同,治可相同,异病同治也。

而现代人的体质与疾病,多脏腑功能失调,升降紊乱者,是其大率也,即病机相同相近也。升降紊乱,均当复其升降之常;而复其升降之常的关键,重在调理脾胃。

本方以健脾和胃为本,兼调肝肾心肺,切中各种疾病之主要病机,具有升阳理气,疏散风寒,调和营卫,开胸化痰,化湿运脾,利水清热,疏肝和胃,升肝降肺,补益精血,滋补肝肾,调和五脏等具有整体带动局部,病理转化生理的作用。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具有解热镇痛,抗菌抗病毒,提高机体免疫力,抗癌抗肿瘤,抗氧化抗衰老,改善神经系统,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的功能,促进有害物质排出体外等多种作用,适当加减,可治疗各种疾病,使身体恢复到一种最利于疾病康复的最佳内环境,使病程缩短,疗效提高,所以灵活加减化裁,用治各种疾病,具有见效快,痊愈快的特点。 

二加减:

分享李芳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部分)加减法:

1.发热。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轻度发热一概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发热无汗去何首乌加麻黄(10克),

中度发热加车前草(10-30克);

高热脉洪、汗出不解、面红舌赤、烦渴引饮者加石膏(15-克),知母10克(白虎汤意)。

仍高热不退,伴有抽搐神昏者,适加羚羊角粉(1-3克),

乏力加黄芪15克。

其余按症加减。

2.低温畏寒。

指体温在36℃以下,不论何种疾病引起,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严重者加附子10-15克(桂枝附子汤意)。

手足厥逆,可再加黄芪(15-20克),当归,细辛(各10克)(当归四逆汤意),

腿脚独冷者,生甘草改为炙甘草(20-30克),白芍加量至(20-30克)其余按症加减。

3.自汗盗汗。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黄芪、浮小麦(15-20克)或加龙骨牡蛎(15-30克);

自汗淋漓者加制附子,其余按症加减。

阴虚,脉细数,手足心热重加生地(15-20克),山药,山萸,泽泻(各10克)(六味地黄丸意)

或地骨皮,知母,鳖甲(各10克)等,其余按症加减。

4.乏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黄芪15-20克。

如出现纳差、腹泻、浮肿、黄疸等症状,按相应症状加减。

5.身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痛重合当归四逆汤(当归,细辛各15克);

恶寒甚者重加桂枝(18克)或加附子(10克)(甘草附子汤意);

肩背痛甚者加羌活(18克)、片姜黄(18克);

身刺痛,面紫舌暗脉涩,夜间痛甚者,加乳香(10克),没药(10克),其余按症加减。

6.浮肿。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轻者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去甘草治疗,

肿甚,身重恶寒者加附子(10克)(真武汤意);

乏力甚者加黄芪(20克);

关节积液加泽兰,泽泻(10-12克);

小便不利加当归,车前子(各10-15克);

喘满者加麻黄(10克);

有热者加石膏(10-18克);

咽喉肿痛或有疮疡者加银花,连翘(各10克);

其余按症加减。

7.黄疸。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阴黄、阳黄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茵陈,龙胆草,栀子,金樱子(各10克),

大便干者加大黄(10-20克)。其余按症加减。

8.嗜睡。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严重者加石菖蒲(后下)或白芷(10-15克);

畏寒重加附子(10克);

乏力甚加黄芪(20克)。其余按症加减。

9.失眠,多梦。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15-40克),

严重者再加酸枣仁(10-18克),知母,川芎(各10克)(酸枣仁汤意)。

神经质严重者加远志,郁金各10克百合30克等,其余按症加减。

10.心惊不安。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15-30克)(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意)。

心烦懊恼加栀子,豆豉(各10克);其余按症加减。

11.头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头痛严重者加当归,细辛(当归四逆汤意),川芎,蔓荆子(各10克);

伴头晕甚加天麻(半夏白术天麻汤意)(15克);

兼头胀或烦躁不安者加龙骨、牡蛎(15-20克)。其余按症加减。

12.头晕。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兼恶心呕吐者加苏叶(10克),

颈椎不适加葛根(18-30克),麻黄(10克)

兼心烦不安者加龙骨、牡蛎(15-30克),

严重者加天麻(15克)。其余按症加减。

13.口渴。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方加麦冬,玄参(各10-20克)治疗;

烦渴多饮者合白虎加人参汤[石膏,知母、人参、粳米];

兼纳差,舌淡苔少而燥者加党参,花粉(各10克);

兼舌干而裂者合增液汤(玄参、麦冬)(各10-20克)。其余按症加减。

14.口中异味。

指口涩、口腻、口苦、口臭、口酸、口甜、口辣、口咸等。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口涩不再加药;

口腻不再加药;

口苦者加当归、栀子(各10克);

口臭者加藿香、佩兰(各10克);口酸者加黄连,吴茱萸(各10克);

口甜者合泻黄散(藿香、石膏、山栀、防风)(各10克);

口辣者合泻白散(桑白皮、地骨皮)(各10克)。

口咸者加当归,黄精,黄柏(各10克)。其余按症加减。

15.项强。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葛根汤(葛根18-30克,麻黄10克)。

连及后背加羌活(10克-15克),

肩胛疼痛加片姜黄(18-25克),

颈痛压迫手臂神经痛重加白芍(18克)加黄芪(15-20克),丹参,或再加鸡血藤(各10-15克);

其余按症加减。若现神昏谵语、四肢抽搐等,不可视为一般项强,进一步明确诊断。

16.肩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风、痰、湿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严重者加当归、细辛(当归四逆汤意),羌活(各10-15克),片姜黄(不低于18克);

再加鸡血藤,丹参(各10-15克)或乳香没药(各10克);

麻木加黄芪(20克)。其余按症加减。

17.四肢疼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风、寒、湿、热、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严重者合当归四逆汤(当归,细辛各15克)

或桂枝芍药知母汤(麻黄、知母、防风、附子各10-15克)。

下肢痛加川牛膝(15-20克)。

下肢酸胀沉重,痛感少者加木瓜(10-15克);

麻木或不耐久立加黄芪(20克)。其余按症加减。

18.腰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风、寒、湿、热、肾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茯苓,白芍加量至20克)加炒杜仲(各15-20克);

中间痛重加续断,狗脊(10-18克);

两侧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克);

腰酸为主,不痛者加淮山药,山萸肉各10-20克

疼痛严重者合桂枝芍药知母汤(麻黄,附子,防风,知母)(各10克);

兼痛泻者加防风(10克);

泌尿系统结石者再加金钱草,海金沙(10-30克)。其余按症加减。

19.咳嗽。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风寒、风热、肺燥、痰湿、阴虚、肝火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干姜、五味子,

咳不止再合止嗽散(荆芥、紫菀、桔梗、百部、白前各10克);

咽喉不利、干咳无痰者再加麦冬、玄参、贝母。

咽痒而咳或声音嘶哑者加蝉衣(10-30克)。

夜间咳甚加当归。

咳痰带血重加生地。其余按症加减。

20.喘促。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

兼咳嗽者,加干姜、五味子,

胸满闷者,去白芍或易赤芍

喘甚者再加葶苈子;

哮喘者合定喘汤(麻黄、桑白皮、白果、苏子、黄芩、款冬花);

发热而喘者合麻杏石甘汤(麻黄,石膏)。其余按症加减。

21.胸闷。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去白芍或易赤芍治疗,

严重者重加全瓜蒌30克(便秘者可用瓜蒌子),丹参;

兼咳喘胁痛者,按相关症状加减。其余按症加减。

22.胸痛(含乳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胸阳不振、心血瘀阻、肝郁气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严重者加瓜蒌10-30克,薤白6-10克(瓜蒌薤白半夏汤),丹参10-20克。

乳腺增生加青皮,昆布(攻坚散意),老鹳草各15克

其余按症加减。

23.心悸。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心阳不振、心血亏损、痰湿内阻、血脉阻滞等,

心动过快者,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严重者加苦参。

心动过慢或脉结代者合炙甘草汤(生甘草加量,或易为炙甘草;生地加量)加丹参,麦冬,火麻仁;

兼肢冷加附子(四逆汤意)。其余按症加减。

24.嗳气呃逆。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食滞停胃、肝气犯胃、脾胃虚弱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

嗳气呃逆严重者合旋覆代赭汤(旋覆花,党参,代赭石)。

心绪不宁者加龙骨、牡蛎;其余按症加减。

25.恶心呕吐。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胃寒、胃热、肝郁、痰湿、食积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苏叶,

合并便秘加大黄。其余按症加减。26.反酸烧心。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肝气犯胃、寒湿内阻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左金丸(黄连,吴茱萸),

重者加乌贼骨、瓦楞子。

黏膜糜烂,溃疡加白芨,贝母;其余按症加减。

27.食欲不振。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肝气犯胃、湿困脾胃、胃阴不足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鸡内金,

严重者合焦三仙或参苓白术散。

苔厚黄腻者合黄连解毒汤;

其余按症加减。

28.胃脘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虚实寒热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量白芍。

脘腹痛甚合脘腹止痛汤;

其余按症加减。

29.胁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郁气滞、肝阴不足、瘀血阻络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牡蛎,白芷各15-20克;

右胁痛者再加青皮,左肋痛者再加郁金;

腋下肋间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其余按症加减。

30.腹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膀胱湿热、膀胱蓄血、下焦虚寒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量白芍治疗

小腹痛(肚脐中间以下):加量白芍,再加当归、川芎(当归芍药散意)。少腹痛(小腹两侧):加川楝子、元胡(金铃子散)。

炎症明显加败酱草,红藤各15-30克。其余按症加减。

31.腹胀。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气滞、血瘀、食积、水停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

严重者,再加泽泻,枳壳,木香,乌药,厚朴,藿香各10-15克(排气饮意),

舌瘀斑严重或腹有积块者加桃仁,三棱,莪术;

其余按症加减。

32.腹泻。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湿、湿热、脾虚、肝郁、肾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去或减何首乌,杏仁)加赤石脂、禹余粮(赤石脂禹余粮汤);

痛泻肠鸣加防风,

久病体虚者加黄芪。其余按症加减。

33.大便秘结。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虚实寒热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何首乌加量)加当归,瓜蒌子;

便如羊粪成球者加阿胶,肉苁蓉;

排便无力加黄芪或党参20克;

口干渴兼大便燥结者加麦冬,玄参各10-20克生地加量至20克或合麻仁丸(麻仁,大黄)。

其余按症加减。

34.小便涩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下焦湿热、心火炽盛、肝气郁结、下焦血瘀、肾阴亏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当归、车前子,金钱草各15克。

有热象者加栀子10克。其余按症加减。

35.睾丸胀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凝、气滞、湿热、毒邪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川楝子10克,延胡索(金铃子散),麦芽,虎杖各20克,乌药,当归,细辛(当归四逆汤),橘核,荔枝核各10克;

疼痛严重加乳香,没药或三棱,莪术各10克;

睾丸红肿者再加银花,连翘各15克。其余按症加减。

36.阳痿早泄。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治疗,

阳痿病久者加枸杞,菟丝子,淫羊藿,附子,熟地各10-15克治疗。

早泄一般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30-60克),当归,黄芪,山萸肉,五倍子,五味子各10-30克治疗

失眠多梦心烦易怒重加夜交藤,合欢皮;

伴口苦者加当归,栀子;

纳差加鸡内金;

兼会阴胀痛者加川楝子、元胡;

兼小便不利或尿频者加当归、车前子;

其余按症加减。

37.遗精。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心火旺盛、心脾两虚、心肾两虚、相火妄动、肾气不固、湿热下注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治疗,

严重者加芡实、金樱子(水陆二仙丹),莲须。其余按症加减。38.尿血。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重用生地,

严重者再加小蓟、竹叶,白茅根。

伴轻度尿蛋白者再加老头草。其余按症加减。

39.月经量少。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乌陈汤(当归,川芎,乌药)熟地(四物汤)

黄芪(当归补血汤)加川牛膝,益母草(八珍益母丸意)各15-20克,鸡内金10克(研粉服)。其他随症加减。

40.月经先期。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血热、阴虚、肝郁化火、气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乏力加黄芪;

口苦心烦脉弦者加当归、栀子(丹栀逍遥散意);

阴虚潮热,其他症状不显者加地骨皮、青蒿、黄柏(清经汤意)。其余按症加减。

41.月经后期。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虚寒、肝郁、血瘀、痰湿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当归,川芎,红花。

舌瘀斑严重者加桃仁,三棱,莪术。其余按症加减。

42.月经先后不定期。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郁肾虚、心脾虚弱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当归、山药、菟丝子、荆芥(定经汤意)。其余按症加减。

43.闭经。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肾气亏损、气血虚弱、气滞血瘀、痰湿阻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当归,川芎,红花,乌药,益母草,川牛膝各10-15克。

舌有瘀斑严重者或子宫附件处肿瘤包块导致者,加桃仁,三棱,莪术各10克(桂枝茯苓丸意)。

其余按症加减。

44.崩漏。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郁血热、脾不统血、湿热下注、肝肾阴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重生地用量,加地榆,仙鹤草各20克;

兼口苦,色暗者加栀子;

兼小腹、少腹痛者加当归、川芎、川楝子、元胡;

兼妇科肿块合李氏消瘤汤;

兼小腹痛出血多者加当归、川芎、阿胶、艾叶(胶艾汤意》小腹痛兼恶心纳差者合温经汤(吴茱萸、当归、川芎、党参、阿胶、麦冬)。其余按症加减。

45.经行腹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郁气滞、胞宫瘀血、湿热郁结、气血两虚、冲任虚寒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重白芍用量,

小腹痛者再加当归、川芎,

少腹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其余按症加减。

46.经行腰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杜仲;

中间痛甚加菟丝子,狗脊;

腰两侧痛者再加川楝子、元胡。其余按症加减。47.经前乳房胀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当归、青皮治疗;

疼痛严重者加瓜蒌、乳香、没药(瓜蒌散意)。

肿块严重者加玄参,贝母,夏枯草,海藻,牡蛎(消瘤汤意)。其余按症加减。

48.白带异常。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脾虚、肾虚、湿热、痰湿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治疗

白带加量白术,再加山药、乌贼骨。其余按症加减。黄带合易黄汤(山药、芡实,黄柏、白果、车前子);

赤带加重生地用量,再加当归、阿胶、黄柏、牛膝、黑豆(清肝止淋汤意)。

青带加茵陈,栀子;

黑带合利火汤(大黄,王不留,黄连,栀子,石膏,知母,刘寄奴,车前子)。

气味恶浊者加当归、栀子,

阴痒者加黄柏、蛇床子。其余按症加减。

49.癥瘕积聚及结节等赘生物。

不论属何种疾病,也不分气滞、血瘀、痰湿等,

体积小者,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

也可加薏米或白芥子(各10-30克);

体积大者,加三棱、莪术、桃仁各10克(桂枝茯苓丸和化坚丸意)。

严重者再加玄参,贝母,夏枯草,海藻,牡蛎各15克。

气虚乏力加黄芪15-20克

伴失眠多梦心烦易怒者,可重用龙骨牡蛎(15-40克)治疗,二者兼能软坚散结。其余按症加减。

50.阴痒。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湿热、肾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合李氏止痒汤(荆芥,僵蚕,白蒺藜,苦参,蝉衣,防风,当归,丹参,雷公藤各10克地肤子,白鲜皮各20克)。其余按症加减。

51.盆腔炎。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桃仁,赤芍各10克,红藤,败酱草(15-30克);

宫颈糜烂,加地肤子,白鲜皮,白芷,防风(10-20克),其他随症加减。

52.小儿发热。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

剂量约为成人的1/3~1/2(下同),

个别高热脉洪面赤口渴者加石膏6~12g,知母3~6g。

骨蒸潮热重加牡丹皮,严重加地骨皮。其余按症加减。

53.小儿哮喘。

不分冷哮、热哮,肾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定喘汤(麻黄、桑白皮、白果、苏子、黄芩、款冬花各4~6g),

多汗或不安者加龙骨、牡蛎各5~10g;

发热而喘者合麻杏石甘汤(石膏6~12g,麻黄3~6g),

喘甚者合苏葶丸(苏子、葶苈子各3~6g)。其余按症加减。

54.睡中磨牙。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

一般李氏全息汤基础方重加龙骨牡蛎(30-40克)治疗

55.小儿疳积。

指形体瘦弱、毛发干枯、头大颈细、腹胀肚大、大便不调或时发热等症状。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鸡内金治疗。食欲不振加焦三仙。其余按症加减。

56.小儿尿频。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膀胱湿热、脾肺气虚、肾气不固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当归、车前子各4~6g,

严重者合缩泉丸(山药,益智仁,乌药)加桑螵蛸;

气虚乏力,排尿无力加黄芪(黄芪建中汤意);

排尿不利严重加川牛膝,益母草,泽兰,泽泻;

心烦不安者加龙骨、牡蛎各6~8g。其余按症加减。

57.小儿遗尿。

不分肾阳虚、肾阴虚、脾肺气虚、肝经湿热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石菖蒲6~8g,麻黄5-7g;

严重者合闭泉丸(益智仁、白蔹、山栀各6~8g)。其余按症加减。

58.小儿夜啼。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肺经风寒、心经积热、心虚禀弱、受惊恐惧、伤食积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各5~6g,

不眠者再加酸枣仁4~6g,知母、川芎各3~5g(酸枣仁汤意)。其余按症加减。

59.咽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风寒、风热、湿热、郁火、阴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桔梗10~12g,

急性肿痛者再加银花12~15g,连翘10~12g,薄荷10g;

慢性者合养阴清肺汤(玄参、麦冬、贝母、薄荷各10g)。其余按症加减。

60.咽喉梗阻。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气滞、痰阻、阴虚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李氏消瘤汤加苏叶,生姜(半夏厚朴汤意);

严重者加石菖蒲,郁金;

兼咽干者加麦冬,玄参;

咽喉充血红肿,加白芍易为赤芍,加金银花;

两种症状同时存在,两方同时加入。其余按症加减。

61.声音嘶哑。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重加蝉衣20-30克治疗,

咽干口渴加麦冬,玄参各10克;

喘者加麻黄,

有热者重加生地或加石膏,

咽喉肿痛者重加生地或加桔梗,银花,连翘各10-15克。其余按症加减。

62.牙痛。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风寒、风热、胃火、虚火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升麻,当归,黄连,细辛10-15克(清胃散意,当归四逆汤意)。

痛处烧灼明显者加石膏20-克,其余按症加减。

63.口腔溃疡。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治疗;

急性者合口疮立验汤(石膏、麦冬、知母、栀子、黄连、大黄、绿豆衣、锡类散(或青黛));

慢性者(桂枝易为肉桂4克生地加量至30克),再加熟地,龙骨,牡蛎各30克怀牛膝15克附子5克(导龙入海汤意),其余按症加减。

也可用生绿豆或黑芝麻生嚼15分钟,必要时结合外用治疗。

64.鼻炎。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桔梗,玄参治疗(玄参桔梗汤意);

鼻塞多涕者加生姜,苍耳子,辛夷;

鼻塞浊涕粘黄者加五味子,石膏,生姜(各10克);

鼻孔发热生疮者加五味子,贝母,黄芩;

鼻塞声重,语言不清者加泽泻,苏叶。其他随症加减。

过敏性鼻炎再加乌梅,防风,柯子各10-15克黄芪20-30克;

小儿多涕症加羌活,独活,防风,黄连,生姜,大枣各10克黄芪,党参各20克

65.痔疮。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赤石脂,干姜,升麻治疗;

肛门灼热加黄连,便燥加阿胶。其他随症加减。

66.皮肤瘙痒。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治疗,

轻者加地肤子,白鲜皮各20克治疗;

严重者合李芳祥自拟止痒汤(荆芥,僵蚕,白蒺藜,苦参,蝉衣,防风,当归,丹参,雷公藤各10克地肤子,白鲜皮各20克)

67.耳鸣耳聋。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牡蛎,

严重者再加石菖蒲,响铃草,磁石(耳聋左慈丸意)。

日久加山药,山萸,泽泻(六味地黄丸意)治疗。

头胀,心慌心烦,失眠多梦等加龙骨牡蛎各20克;

头晕加天麻10-15克。

其余按症加减。

68.高血压。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原发性继发性等,

一律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去甘草)合用李氏降压汤(石决明,龙骨,牡蛎各20-30克

葛根,菊花,当归,川芎,黄芩,杜仲,怀牛膝,决明子,夏枯草,天麻各15克钩藤10克)。内热甚,苔黄腻,合黄连解毒汤(黄芩,黄连,黄柏,栀子)。其余随症加减。

69.色斑。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均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治疗;

雀斑加(生地加量至20克),丹参,浮萍,鸡血藤各30克连翘15克,红花,川芎,荆芥穗各10克

黄褐斑加熟地,山药,山萸,白芷,白鲜皮,黄柏,当归,川芎,白蒺藜各15克

70.扁平疣。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复方马齿苋合剂(马齿苋60克,蜂房9克,大青叶15克,生苡仁30克)或李氏消瘤汤。其他随症加减。

71.产后缺乳。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肉豆蔻6克通草,漏芦,穿山甲,核桃,黑芝麻,当归各10克王不留,路路通,黄芪各30克;

乳房干瘪加猪蹄。其他随症加减。

72.糖尿病。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生地加量至50克桂枝易为肉桂3克)

再加蚕茧50克黄芪,僵蚕,丹参,仙鹤草20克黄连10克

73.脱发。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白芍,茯苓,生地加量至15克)

再加熟地15克,当归,桃仁,夏枯草,红花,侧柏叶,黑芝麻,枸杞各10克,桔梗6克。

其他随症加减。

74.白发。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茯苓,生地,何首乌加量至15-20克)加女贞子,旱莲草(二至丸意),补骨脂(青娥丸意),怀牛膝(二灵丹意),枸杞,菟丝子(七宝美鬓丹意),黑芝麻,黑豆各10-18克。其他随症加减。

75.中风后遗症。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白芍易为赤芍),

黄芪克,当归,地龙,川芎,红花,桃仁各10克(补阳还五汤意),僵蚕,附子,没药各10克蜈蚣2-3条(僵蚕丸意)。

其他随症加减。

76.打鼾(打呼噜)。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玄参,贝母,牡蛎,夏枯草(李氏消瘤汤意),桔梗,花椒,当归,五味子,防风各10-15克。

其他随症加减。

77.痛风。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土茯苓克五加皮50克萆薢40克车前草,板蓝根,威灵仙各30克泽泻,泽兰,细辛,当归各10-15克。其他随症加减。

78.强直性脊柱炎。

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治疗;

急性期加

乌头汤或附子,防风,麻黄,知母(桂枝芍药知母汤意),细辛,当归各15克(当归四逆汤意),加雷公藤10-15克(配伍甘草解其毒性)。

慢性期合

独活寄生汤(独活,桑寄生,杜仲,牛膝,秦艽,肉桂,防风,人参,川芎,当归,细辛10-20克(当归四逆汤意))加雷公藤10-15克(配伍甘草解其毒性)。

其他随症加减。

79.白细胞减少(含粒细胞降低)。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律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李氏升白汤(黄连,升麻,当归,(清胃散意)黄芪(黄芪当归补血汤意),党参(补中益气汤意),补骨脂,五味子(生脉饮意),防风(玉屏风散意),枸杞子,黄精,鸡血藤各10-15克。其他随症加减。

80.泪囊炎。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律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白酒或黄酒,全蝎18克(研末分2次服用);

眼睛发痒加白鲜皮,地肤子,蝉衣各10-15克。

81.角膜混浊。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律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蝉衣30克水蛭6克。

眼胀痛加牡蛎20克,夏枯草10克;

羞明畏光加夏枯草,细辛各10克。

82.痤疮(粉刺,青春痘)。

不论何种疾病引起,也不分寒热虚实等,

一律以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导龙入海汤加连翘,当归,黄芩,黄柏,桑白皮,枇杷叶各10克

三跋

系统疗法是辨证施治的继承和发展书中曾提到辨证施治的局限与不足,在各论中介绍各种疾病的治疗时,也把传统辨证施治和系统疗法对应并列。有的读者来信说,系统疗法执简驭繁,疗效可靠,可以取代辨证施治。系统疗法与辨证施治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先说辨证施治。撇开辞书和教材的定义,辨证就是分析疾病,施治就是治疗疾病。中医分析和治疗疾病,必然应用中医理论和方法,故又称辨证论治。宽泛地说:应用中医理论和方法来分析治疗疾病,皆可称为辨证施治。把辨证施治概念化、模式化,不利于中医的普及推广和发展。辨证施治是随着中医学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不是固定不变的。自从张仲景创立了六经辨证,历代都有发展。至明清时代出现的八纲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内容更加丰富多彩。其中有些论著并不以辨证施治标榜。后人均将其纳入辨证施治系统。

例如《医林改错》,认为以前的理论方法都是错的,凡病皆有瘀血,应活血化瘀,自创了一系列活血化瘀方剂。其言论虽偏激,但验之临床,用之得当确有良效。近代人已把其理论和方法纳入辨证施治系统。现在,辨证施治内容没有重大发展,形式却逐步固定下来,笔者称这种形式为分型辨治。即把某一疾病,根据其临床主要表现,分成若干类型,符合某型,即按该型遣方用药。这种形式,可综合应用前人的理论、方法、经验,但本身没有独立完整的理论支撑。其条块分割的方式方法,不易全面准确地反应疾病各种错综复杂的表现之间内在联系,因而临床中,有时不能准确决断,或以偏概全,或顾此失彼,使疗效大打折扣。拙著中提到的辨证施治的局限与不足,主要指这种分型辨治。当然,分型辨治是现在中医普遍使用的方法,有其优点,不能全面否定,只是有待改进。笔者在临床经验的基础上,吸收前人各种辨证施治的营养,并尽力克服其局限与不足,创了疾病的整体观和中药系统疗法。总的看,其仍属辨证施治体系,是传统辨证施治的继承和发展。系统疗法是传统辨证施治的继承。可从两方面说明。第一,系统疗法是传统辨证施治孕育而成。方法简便,疗效好,由此逐步扩大治疗范围,融入众多方剂,不断总结,深入思考,形成了整体观和系统疗法。在其形成过程中仍时时处处应用传统辨证施治的理论和方法。

如少阴是关键,表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风寒,上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痰凝气滞,中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湿困,下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水停,血分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血热血瘀,等等,这些重要命题的确立,无不借助前人的理论,当然需要透过复杂的表象,去伪存真,抓住问题的本质。小柴胡汤、桂枝汤,二陈汤,四逆汤等,更是前人创立现在仍普遍使用的方剂。第二,解决疾病的个性,还要应用传统辨证施治。

系统疗法既重视疾病的共性,也重视疾病的个性,即在调整整体功能的同时,对重点问题重点解决。如何分析和解决重点问题,是传统辨证施治的特点,是强项。系统疗法应吸收其经验并应用于临床,以提高疗效。有人把系统疗法概括为“整体辨证+传统辨证”,我觉得基本是准确的。系统疗法是传统辨证施治的发展。也可从两方面说明。

第一,理论和方法的创新。拙著认为,各种不同的疾病都具有共同的整体性,其各部位各层次的病理特征基本是稳定的,因而可以通过调整整体功能并重点解决重点问题的方法来治疗疾病。实践证明,这种方法是可行的,且方法简单,易于掌握,易于操作,疗效好,副作用少。当然,它现在并不完美无缺,还要继续棎索。但与传统辨证施治不同的理论和方法的出现,必将开阔人们的视野,活跃人们的思想,丰富了治疗手段,对中医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第二,认识上的更新。八纲辨证的兴起,把表里、寒热、虚实、阴阳这些对立现象绝对对立起来,非此即彼,错杂者只是特例。整体观和系统疗法则认为这些现象是对立统一的,互相对立,又互相联系,共同存在,都是疾病表现的不同侧面。这就使认识得以拓展和深化,更符合辨证法。另外,中医界一直流传的一些说法,如阴虚忌桂、酒家忌桂、血证忌桂、柴胡劫肝阴、燥湿伤阴、利水伤阴、胎前禁利小便等等,在系统疗法的实践中被突破,这必然使人从众多认识领域的禁锢中解脱出来。十八反一直是中医用药的禁区,根据临床需要,瓜蒌与附子同用,甘草与海藻同用,未见不良反应、疗效不错,这是否和系统疗法组方用药有关,有待研究证实。继承和发展,是学术得以延续和进步的必要条件。没有继承,空谈发展,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水,空中楼阁;只谈继承,不思发展,墨守成规,固步自封,必将停滞不前,逐步被边缘化,最终走向衰亡。当前中医两种威胁同时存在,而以后一种更为严重。拙著为中医的继承和发展,作了初步探索,远不够成熟。希望同道将其作为阶梯,踏着它继续攀登!

一,每一疾病可能出现不同症状,必须全面了解,不要忽略哪怕不太严重的症状。需要加减的,要一一按症加减,不需要加减的不要随意加减,以体现系统疗法的严密和完整,也是提高疗效的关键。

第二,同一种症状,可能出现在不同疾病中,除按症状加减外,有时还必须按疾病的性质加减。如右胁下痛,可见于胆囊炎、胆石症、肝炎、肝癌等。胆囊炎、肝炎按加减法,去大枣加牡蛎、青皮,其余则按症状加减。胆石症除按加减法加减外,还须加金钱草、海金沙等。肝癌除按加减法加减外,须加鳖甲、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等。为使加减法不至过于复杂,这些按病加减用药,一般不列入上述加减法,治疗时可参阅各论中相关疾病。

第三,以上所列多为以内科、妇科为主的各种疾病可能共同出现的一些症状。外科、皮肤科、五官科等多有特有症状,为避免与各论重复,列入较少。可参阅各论中相关疾病。

第四,以上所列加减法为个人经验的积累,疗效确切,但不应视为固定不变的模式,随着实践的发展,其加减方法也必然随之变化。只要确有疗效,可不断探索,但不应破坏系统疗法的整体构架。

本文来自:李芳祥

推荐相关书籍: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更多独家的中医秘术,扫描保存下方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